二八杠群规定
新聞中心 > 要聞

檔案記憶觀與北京奧運文獻遺產保護

作者:徐擁軍 閆 靜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08-02 星期五

????2018年2月25日,第23屆冬奧會于平昌閉幕,北京市市長陳吉寧接過奧運會會旗,標志著冬奧會進入“北京周期”。這是中國歷史上首次舉辦冬季奧運會,也是世界歷史上首次在同一座城市舉辦夏、冬兩屆奧運會。隨著進入冬奧會“北京周期”,做好北京奧運(包括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和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文獻保護工作顯得十分重要。

????北京奧運文獻遺產保護的重要意義

????奧運文獻遺產是“奧運遺產”大家庭中的一員,與目前所熟知的“奧運文化遺產”“奧運精神遺產”“奧運效益遺產”和“奧運健康遺產”一樣,是“奧運遺產”的重要組成類別。盡管學界目前對“奧運遺產”的概念界定尚未達成一致看法,但對于“奧運遺產”內涵演變的多維、多元屬性卻早有共識,從有形的場館建筑、體育設施、城市景觀等,到無形的思想理念、國家形象、舉辦經驗、民族自豪感等,均可視為“奧運遺產”的范疇。在這其中,包括文件、檔案等在內的文獻資料是“奧運文化”的重要載體,具有長遠的歷史文化價值。在申辦、籌辦、舉辦奧運會過程中,與奧運會有關的各種社會機構和個人會產生大量的、形式多樣的、內容豐富的文獻資料,這些文獻資料匯集起來形成的文獻資源,即為奧運文獻遺產。對這些奧運文獻遺產進行保護,涉及收集、保管、開發、利用、傳播、傳承等眾多工作。

????奧運文獻遺產作為歷史記錄和知識載體,是奧運舉辦城市、舉辦國乃至世界寶貴的歷史財富和社會記憶,是舉辦民族乃至全人類珍貴的文化財富和知識寶庫。做好奧運文獻遺產的保護與傳承,就是珍藏民族記憶、重溫民族記憶,就是記錄奧林匹克知識、傳播奧林匹克知識,就是保護中華文化、傳承中華文化。因此,做好奧運文獻遺產保護具有十分重要而深遠的意義。

????檔案記憶觀的理論內涵

????關于“檔案是記憶”的論述,最早出現在1950年第一屆國際檔案大會上,法國國家檔案局時任局長夏爾·布萊邦發出了“檔案是一個國家的‘記憶’”倡導。199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世界記憶工程項目,旨在促進人類珍貴歷史檔案、文獻遺產的保護與利用,檔案的記憶價值得以彰顯。經過數十年的發展,“檔案是記憶”逐漸成為一種新的檔案學理論范式,稱之“檔案記憶觀”。檔案記憶觀,即從集體記憶、社會記憶視角對檔案、檔案工作及檔案工作者的系統認知,以及從檔案學視角對集體記憶、社會記憶及其建構的獨特觀念。檔案記憶觀強調檔案是一種社會記憶、集體記憶,或者說承載了社會記憶、集體記憶,具有記憶屬性和記憶(資源)價值。

????檔案記憶觀有著豐富的思想內涵。其一,檔案是建構社會記憶的不可替代要素。檔案作為一種固化信息,是承載社會記憶的工具與傳遞社會記憶的媒介,對社會記憶具有建構作用。這一功能主要源自它承載著一定的文字、圖像等記錄符號。所有檔案文獻的最終目標都是長時間地傳播和保存信息,實現記憶的傳承,這也決定了檔案作為一項客觀存在及其在社會記憶體系中的獨特地位。其二,檔案工作是建構社會記憶的受控選擇機制。在檔案記憶觀下,檔案館被視為記憶的存儲庫和喚醒人們相關記憶的場所,但受權力的控制,檔案館對社會記憶予以選擇性保存。按照文件生命周期理論和文件連續體理論,檔案工作從檔案館階段向前延伸至文件形成之初,因此,不僅是檔案館在權力控制之下選擇性地建構社會記憶,而且整個檔案工作是建構社會記憶的一種受控選擇機制。其三,檔案工作者是建構社會記憶的能動主體。從社會記憶理論來看,檔案工作者在決定社會是“記憶”還是“遺忘”上扮演著重要角色,并逐漸從“被動的文件保管者”轉變為“積極的記憶建構者”,在建構社會和歷史記憶中發揮著積極作用和主體意識。其四,檔案記憶促進身份認同。記憶與認同天然相連,“檔案與身份認同”是檔案記憶觀研究的深化。身份認同的本質是確認個體或集體在社會上的身份感、地位感、歸屬感和價值感。身份認同離不開集體記憶的支持,集體記憶所提供的事實、情感構成了其群體認可的基礎。以檔案為基礎的集體記憶是作為群體認知表征的力量之源,檔案通過建構集體記憶促進身份認同。

????檔案記憶觀對北京奧運文獻遺產保護的指導意義

????由前所述,檔案是奧運文獻遺產的重要組成,是奧運舉辦全周期最為原始、真實與全面的記錄載體,能較為客觀地反映奧運會舉辦城市在社會、經濟、環境、形象、文化、體育、政治、可持續性等方面發生的變化。檔案因其獨特的原始記錄屬性而具有長遠的歷史文化價值,承載著更為深刻的奧運記憶。這也是檔案記憶觀的重要理念,即以檔案為核心的奧運文獻遺產是“奧運記憶”“社會記憶”“城市記憶”“國家記憶”乃至“民族集體記憶”的重要承載。因此,檔案記憶觀為奧運文獻遺產的保護提供了一面學術多棱鏡,為做好奧運文獻遺產的保護提供了一條新的思維路徑和理論指導。

????一是,檔案記憶觀提供了從檔案學視角對奧運記憶及其建構的獨特認知,可以豐富奧運文獻遺產保護與傳承的理論內涵。奧運文獻遺產真實地反映了整個奧運會活動的前期準備、賽事經過、賽后結果、后續影響,是奧運舉辦民族乃至全人類珍貴的文化財富和知識寶庫。因此,收集、整理、保管、挖掘奧運文獻遺產,就是保存與再現奧運會歷史,就是積累與傳播奧林匹克知識,就是保護與傳承民族文化。檔案記憶觀將奧運文獻遺產保護提升到民族記憶、人類記憶保護與傳承的高度,為奧運記憶及其構建提供了獨特視角,深化了奧運文獻遺產保護的理論內涵與歷史意義。因此,有意識地做好奧運文獻資源的收集、征集、保管、保存與開發利用工作,并使之有效轉化為奧運文獻遺產,在當代及未來持續發揮其歷史文化價值和民族記憶功能,意義十分重大。

????二是,檔案記憶觀從理論上對檔案、檔案工作與奧運會這一國際盛事的關系給予了新的定位,并從實踐上促使檔案領域積極參與進奧運文獻遺產保護中來,從社會重大事務的“旁觀者”轉變為積極的“參與者”。其一,以檔案記憶觀指導奧運文獻遺產保護,可一定程度上確保奧運文獻的高質量傳承。歷經近一個世紀的發展,檔案的收集、管理、保存、利用等諸環節已形成較為成熟的模式,且在電子文件(文獻)的長久保管、珍貴檔案資源的數字化保護、檔案數據庫的建設、紙質資源與數字資源的共建共享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這些成熟模式和豐富經驗可直接用于指導奧運文獻的保護工作,有助于奧運文獻的高質量傳承和奧運文獻遺產價值的永續發揮。其二,以檔案記憶觀指導奧運文獻遺產保護,可一定程度上提升檔案等文獻部門在奧運盛事中的參與度和存在感,甚至發揮主導作用,為民族記憶的延續與國家歷史的流傳貢獻力量。

????第三,檔案記憶觀為奧運文獻遺產保護提供了可資借鑒的項目化管理模式與數字化保護手段。檔案記憶觀落在實踐領域即為各類記憶工程的建設與數字資源庫的構建。目前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實施了各種記憶工程,保護和傳播包括檔案在內甚至以檔案為主體的文獻資源,以促進國家、地方或社區記憶的構建。這些記憶工程強調開放性的建設理念、互動性的服務模式、規范化的管理程序、多元化的合作網絡。因具備這些特征,國內外記憶工程建設取得了良好成效。奧運文獻遺產作為奧運記憶的載體,也是社會記憶的重要組成,無論是將這類文獻遺產吸納進現有的記憶工程項目,還是以奧運文獻為對象建設新型的記憶工程項目,項目化管理模式無疑為奧運文獻遺產保護提供了有益借鑒。此外,記憶工程往往依托于數字資源庫,建立一個國家級的奧運文獻遺產數字資源庫,收集、保存、傳播北京奧運的記憶資源,具有廣泛而深遠的意義。奧運文獻遺產數字資源庫的建設,既利于國家文化軟實力的提升、利于增強中華民族的自豪感與認同感,也利于整合分散的奧運遺產資源、利于以新技術對奧運文獻的開發利用,從而更好地發揮奧運文獻遺產長遠的歷史文化價值。

????(本文為北京市社會科學基金基地重點項目“2022年北京冬奧會文獻遺產的保護與傳承”階段性研究成果之一,批準號為18JDYTA008。)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7月25日 總第3403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李聰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二八杠群规定 企业管理考研科目学硕 6月9日股票推荐 理财平台有哪些 好运彩3 日本Av心里迅雷种子 色优影视网-在线观看最新热门影片 九点期货配资 188篮球比分直播篮球即时比分网 广东快乐10分 各大日本av公司官网logo 日本av里面的男人难看 清华大学mba学费 南粤36选7 20选5 高中生炒股赚4.5亿北碚光大证券 北京快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