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群规定
檔案文化 > 往事回眸

妙造自然 與古為新

——訪上海揚幫裝裱藝術名家費永明

作者:本報記者 屈建軍 特邀撰稿人 汪志星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11-26 星期二

費永明接受本報記者采訪 汪志星 攝

??? 作為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揚幫裝裱藝術肇始于明代中晚期的揚州,歷史悠久、名家輩出。現代揚幫古書畫修復大家嚴桂榮(1921-2011),曾為上海博物館修復古書畫文物達300余件,包括“鎮館之寶”晉代王羲之的《上虞帖》唐代摹本墨跡、唐代孫位《高逸圖》等。揚幫裝裱藝術名家、嚴桂榮弟子費永明,日前就揚幫裝裱藝術的淵源、師承關系,以及他與檔案的不解情緣接受了本報記者采訪。

揚幫“仿古裝池”天衣無縫

????書畫裝潢之制式,自北宋已臻成熟,史稱“宣和裝”。自宋室南遷后,為南宋“紹興裝”,繼而遠播蘇杭,漸成“吳裝”“蘇裱”。而“揚幫”裝裱這一概念肇始于明代中晚期的揚州。特別是明末揚州人周嘉胄的《裝潢志》刊行,普及了裝裱技術,極大地推動了書畫裝裱業的發展。被稱為“揚幫之師”的葉御夫是揚幫裝裱早期的名匠。據清代李斗《揚州畫舫錄》記載:“葉御夫裝潢店在董子祠旁。御夫得唐熟紙法,舊畫絹地雖極損至千百片,一入葉手,遂為完物。”葉御夫得唐人熟紙法而技藝超絕,“整舊得法”是揚幫裝裱最顯著的特點。

????費永明說:“古代書畫的修復不能簡單理解為對畫心(書畫本身)的修復,而是整個藝術品氣質神韻都要符合其創作年代的特質。因此,修復古書畫又叫‘仿古裝池’,即恪守古法、修舊如舊,揚幫則是最擅長揭裱修復古代書畫的工匠群體。師祖潘德華是晚清時期著名的揚幫裝裱師。師傅嚴桂榮從少年時起就師從潘德華學習裝裱手藝。”

????1935年,嚴桂榮14歲時,他父親將其送到申報館當學徒,學習排字。但嚴桂榮對此不感興趣,學了一個多星期便不干了,心里一直想學裱畫。于是,他父親托人介紹其去揚幫裝裱名店“集寶齋”老板潘德華那里當學徒。當時,裝裱書畫有揚幫與蘇幫之分,蘇幫以裱新書畫為主業,揚幫以修復古舊書畫為主業。潘德華是揚幫名師劉大麻子的門生。

????舊社會拜師規矩很嚴,學徒先要同老板立下《關書》,學藝3年。《關書》如賣身契,寫明“學藝期間生死禍福,各聽天命”。徒弟學成后可留在店中干活;如果學不好,還要償還這3年學徒期間的吃住開銷等費用。“聽師傅講,他的學徒生活非常辛苦,早晨要卸門板、掃店堂,還要學會熱情待客等;學本領全靠自己下功夫苦練,并且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注意向有經驗的師傅學習。當時,十里洋場的上海,有裝裱店百余家,有名氣的如‘夏文贏裝池’‘清秘閣’等,要在這高手云集之處出人頭地談何容易。為此,他常常雞鳴起床,深夜入睡,苦練基本功,潛心鉆研技藝,很快就學會了眼工、刀工、手工、砑工……要學會裱褙新書畫,并不算難;要修復一般舊書畫,有了一定功夫也可以對付;但要修復有文物價值的古書畫卻要觸類旁通,了解歷代書畫家創作的藝術特點、文物鑒定、文史知識和化學知識,等等。”

????“學3年,幫3年”,嚴桂榮出師后,店主潘德華讓他主持業務。有一次,江蘇南通一家大紗廠的廠主吳方生先生,花費10兩黃金買得一幅明代唐伯虎畫、文徴明書的成扇,可惜扇面已破損不堪,他找到潘德華,許以重金,請求修復,潘覺得此活棘手,不敢接。站在一旁的嚴桂榮心想,不能裱破損的畫,便算不上是真正的裱畫高手,天下總有能人。巧的是,嚴桂榮的一位摯友,說可以給他介紹到蘇州的一位姓高的師傅那里幫忙,但要價高,做活時秘不示人。嚴桂榮靈機一動,便裝扮成一個闊少爺,帶了幾幅破扇面去蘇州找到高師傅,同時表明因東西名貴,裝裱時本人必須在場,高師傅沒把眼前這個“毛頭小伙子”當回事,破例應允了。待裝裱完畢,嚴桂榮返回上海,閉門研究,終于掌握了獨門訣竅。后來,他與吳方生談修復扇面的事,一開始,吳方生還不信任,嚴桂榮當即約定裱壞了賠黃金15兩,如裱好了要收工錢黃金10兩。談定后,嚴桂榮用了3個半天的時間成功修復了扇面。吳方生十分高興,拿著裱好的扇面給潘德華看,潘看后連連稱贊,一再懇求吳方生,望能介紹認識這位高手。吳方生含笑答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潘德華這才恍然大悟。

1995年,費永明與師傅嚴桂榮在上海市文史研究館裝裱室留影。

????“師祖潘德華的故事,我聽師傅講過一些,很有意思,他常常是到手藝的關鍵步驟便支開徒弟,然后添藥加料,待徒弟回來,關鍵環節已經做完了。還有一次,一個書畫掮客到‘集寶齋’潘老板處取裱件時,仔細端詳后,指出瑕疵以求減工價。潘見狀,頓時義憤填膺、怒不可遏,割掉新裱天地,扔裱件于門外街上,斥其永勿再來。”

????費永明解釋說:“揚幫裱畫與別的門派不同,以修復古書畫見長,不僅以裱糊為業,也可說是眼光獨到的書畫商人,常自購被蟲蝕鼠嚙、塵污水浸的破損古書畫,一經其手修復,神采燦然,市利倍增。縱不能大富貴,也能殷實家底。既生計不仰人鼻息,故脾氣亦大。我師傅也是這樣的一位人物。”

明代 佚名青綠山水《桃源圖》 修復前

明代 佚名青綠山水《桃源圖》 修復后

“火燒”晉代王羲之《上虞帖》唐代摹本墨跡技驚同儔

????1959年,嚴桂榮由上海市文化局推薦進入上海博物館剛創設的文物書畫修復工場,拯救瀕于毀滅的國家珍品。在上海博物館工作的20余年間,他精心修復的國家特級、一級、二級文物有300多件。

????“在上海博物館修復古書畫期間,師傅嚴桂榮尤以‘火燒’晉代王羲之《上虞帖》唐代摹本墨跡技驚同儔。”

????20世紀70年代,上海博物館收購了一幅古帖卷子,因年久紙色深褐、紙本破碎,經著名畫家、鑒賞家謝稚柳先生鑒定,此字帖是晉代王羲之《上虞帖》唐代摹本墨跡,價值極高。但也有人提出異議,紙本字跡模糊難辨,又無印章,何以證實?根據著錄,此件上鈐有唐代“內合同印”一方、曾經宋徽宗御覽,可作為斷定唐代摹本的根據。但此印僅見于著錄,原印失傳。嚴桂榮接到此帖后細心辨察,憑借多年經驗,發現原件上有兩處黑斑,遂斷定必是印跡。隨后,嚴桂榮先在畫面上蓋上一層厚紙,澆上特配的藥水,然后倒上酒精,劃了一根火柴,瞬間,畫面上燃起一簇火焰,一旁的圍觀者大驚失色;火熄后,他清除畫面上的紙燼一看,清晰顯露出來的正是鑒賞家們熟知而又從未見過的“內合同印”。于是,這幅《上虞帖》的斷代問題迎刃而解。

????“上海博物館館藏國寶——唐代孫位《高逸圖》的修復也令師傅十分難忘,聽他多次提到過。”此畫距今已1000余年,因長期保管不善,畫面支離破碎,多處斷裂,又因畫家作畫時用的是大青大綠等重彩,畫面色彩好似沾了一層灰,一碰就落,僅有宋徽宗、乾隆帝等歷代名家的題跋還算完好。面對這幅千瘡百孔的“病畫”,嚴桂榮冥思苦想數日,在中國科學院專家的幫助下經過多次摸索試驗,終于找出了專治古書畫霉斑的良方。經過3個多月的“精心治療”,這幅唐代著名人物畫終于神完氣足與世人見面了,畫中魏晉時代的4位高人逸士,形神兼備、神韻逼真、雅潔璀璨,令人賞心悅目。

清代 金農《梅花圖》 修復前

清代 金農《梅花圖》 修復后

揚幫裝裱師要記牢“老實”兩字

????1979年,嚴桂榮被聘為上海市文史研究館(以下簡稱“文史館”)館員,晚年經常參加文史館活動,為費永明拜師學藝提供了有利條件。

????費永明回憶說:“1994年8月,我初次見到了嚴師傅。他應邀為香港中華書局修復了一批古書畫后剛返回上海,雖是古稀老人,但他的身體很好,精神矍鑠。他主動來到文史館裝裱室來看我。當時,我雖久仰嚴師傅的大名,但從未謀面。這時,館里的任萬祥老師扯了扯我的衣襟,悄悄地說‘這位就是嚴老’,我一驚。嚴師傅笑著說,‘早就聽說有你這么個小青年,做事認真為人謙虛……’”

????文史館每周的館員活動日,嚴桂榮總會到裝裱室來找費永明聊聊天,看他裱畫。有時候看到費永明裱畫的手勢不對就會指點指點。若是遇見他在裝裱重要的作品,嚴桂榮還會告訴他要注意的事項。

????費永明說:“每到館員活動日,我會特意打掃一下裝裱室,把紙絹材料碼放得整齊利落……

????“我對嚴師傅非常景仰,在文史館工作的幾年間,雖得了嚴師傅的不少指教,卻并不是他的正式徒弟,我一直渴望著能正式向他拜師學藝。1997年國慶節前夕,我離開了文史館,在瑞金街道文化中心開了一家裝裱店。起先,嚴師傅非常忙,我也不忍心到他位于龍門村的家里去打擾。后來,嚴師傅見我為人誠懇,就對我另眼相看了。每次去嚴師傅家,我都是帶著古書畫修復中遇到的難題去請教,他皆一一指點。又過了一年的光景,嚴師傅終于答應正式收我為徒。我滿懷欣喜卻又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我特地跑到文史館館員周退密老先生那里去請教《門生帖》的寫法,回來后裁好紅紙,恭敬地寫好內容。隔日下午來到嚴師傅家,請師傅、師母端坐,我磕頭遞上《門生帖》。當時,只是懷著一顆赤誠之心,形式十分簡率,竟未想到筵宴隆請。幸喜師傅不以為意,把我攙起,好言相慰,自此我便安心做了師傅的徒弟。時光流轉,轉眼間師傅亦成古人。現在回想起來,恍如昨日。”

????嚴桂榮曾對費永明講過一席話,讓他一直銘記于心。嚴桂榮說,“做個好的揚幫裱畫師,一定要記住兩個字‘老實’:先拆開來講,‘老’字,是指我們養家糊口的裝裱手藝,它歷史悠久、門道精深;‘實’就是做事須踏實。老祖宗傳下來的手藝,裝裱一幅書畫至少要十幾道工序,每道工序都不能偷工減料、粗制濫造,因為裝裱是畫之‘司命’,要是在我們手里出了紕漏,那就上對不起祖宗,下對不起子孫。把‘老’‘實’兩個字合起來講,就是指我們為人品格要誠實,不能做雞鳴狗盜之事。揚幫師傅擅做‘仿古裝池’,我們更應該潔身自好”。嚴師傅還曾囑咐說:“書畫裝裱看是手藝活,實則在延續歷史。我們老一輩都將要離去,傳承歷史的責任,快要落在你們的肩膀上嘍!”

????“師傅辭世后,師母將我師傅生前所用的裝裱工具,悉數贈予了我,以示揚幫裝裱藝術傳承的重擔落在了我的肩上!”說著,費永明的眼圈濕潤了……

唐人寫經《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一》(部分) 修復前

唐人寫經《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一》(部分) 修復后
?
與檔案無法割舍的情緣

????當記者問到紙質檔案文獻的修復與古書畫的修復有什么區別時,費永明不假思索地說:“在紙質檔案文獻的修復過程中,所有文字缺損的部分要保持它的原貌。我們在修復唐人寫經《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一》及《新安朱氏譜系圖卷》都屬于文獻一類,遵循了這樣的原則。但作為古書畫藝術品的修復,我們為了追求完美的呈現,可以全色(包括接筆、補色)。明代的《桃源圖》、清代金農《梅花圖》及《明末清初八家書法冊》等作品之前都被蟲蛀得非常破爛,經過我們悉心修復后呈現出來的卻是完美的畫面,但是我們所能做的接筆、補色只在補的這塊紙上,或者這塊絹上,不能絲毫侵害到原來畫作上的筆意、色彩。而且,我們接筆的部分必須毫無破綻……”

????話鋒一轉,談到與檔案的緣分時,費永明沉思片刻說:“我最早接觸的一批檔案,是在某單位搬遷的過程中,由于工作人員的疏忽,將4個檔案柜處理了,落在蘇州河畔的一家廢品回收站,當回收站的職工撬開檔案柜,一看,不得了,都是整齊的卷宗,里面還有司徒雷登等名人信件。他們知道我喜歡收藏,就找到我,問我要不?我沒猶豫,花9萬元購買了其中的一半檔案,而另一半檔案讓一位閘北的藏家買走了。收購到這批檔案后,我馬上挑選了其中的幾件檔案去找周退密老先生,他看了說這批檔案很有價值。巧的是,周退密把這件事告訴了其在該單位負責圖書、檔案管理工作的朋友田先生。幾個月后,田先生來到我家里,一眼就看到了屋內放著的幾個檔案夾,激動不已地說,‘這個夾子是我們的,我要帶回去’。他打開夾子一看是空的,又問我,‘這夾子里的東西呢?’我說,‘您來晚了一步,這批檔案我已經轉讓給別人了,但我有他的電話,您可以與他聯系……’”后來,在費永明的協助下,這批檔案終于物歸原主,并被妥善保管了起來。經歷了這件事之后,費永明特別留心檔案文獻一類的東西,這樣的事情也遇到過多次……

????在中華文化全面復興的新時代,古書畫修復和古箋再造等技藝更需要當代人的傳承發揚。在這方面費永明進行了大膽的探索和嘗試。

????“去年,我做了《妙造自然——費永明揚幫古書畫修復藝術展》,與平常的修復成果展不同,這次是綜合了與裝裱藝術相關聯的各門類的原材料古今標本,從紙、綾、錦、絹,繩、簽、軸、帶……到紙、絹類文物修復的實際效果都有展現,是裝裱行業的首次。

????“今年,我又舉辦《妍妙輝光——紙質文物修復中的古箋再造》展覽。這次的展覽是前所未有的,是我二十幾年來積累的結晶,這兩個話題在我之前沒人說過,特別今年的展覽有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復旦大學、視覺學院等業內的專家和學者前來參觀交流……”

????近年來,費永明潛心研究古法造紙制箋的提升改造,他說:“葉御夫是揚幫的祖師爺,因為得到唐人熟紙法而技藝超絕,這是個非常奇妙的線索,我一定要畫出技藝與材料的整合圓,將揚幫裝裱藝術發揚光大……”對學術的執著嚴謹,更懷著技藝傳承的初心,費永明創新探索的腳步始終沒有停歇!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10月25日 總第3441期 第二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二八杠群规定 山东11选5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oo 广东26选5 河北20选5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数 澳洲幸运5技巧分析 欢乐麻将全集视频 360斯诺克官网比分直播 500万及时比分 赢波188比分 青海11选5*查询 现金红包麻将斗地主 北京麻将手机版 36选7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 甘肃摆叫乐胡麻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