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群规定
檔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民國時期的時尚與風潮

作者:姜 如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11-11 星期一

20世紀30年代,正在金陵女子文理學院圖書館溫習功課的女學生。

??? 法國電影理論家安德烈·巴贊說過這樣一句話:“攝影,不是像藝術那樣去創造永恒,它只是給時間涂上香料,使之免于自身的腐朽。”老照片,就是那未朽的時間,以凝固的一瞬間,無盡拉伸和綿延歷史的空間。今天,就讓我們看一看這些鮮活的老照片,了解一下民國時期流行的各種風潮。

剪辮風潮

1912年9月23日,一位年輕人剪辮子前的留影。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后,革命黨在南京建立臨時政府,各省代表推舉孫中山為臨時大總統。1912年元月中華民國正式建立,直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這段時期,被稱為“民國時期”。對于一個時代來說,這37年的時間雖短,卻是中國社會新舊交替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清政府被推翻后,辮子作為封建統治的產物,國民政府下令群民剪辮,許多年輕人紛紛剪掉了頭上的辮子。一條辮子的去留,成了革命的象征和棄舊從新的標志。而時髦的短發,也成了那時的“流行符號”。這股剪辮風潮從大城市向偏僻鄉村推進,有的城市不僅進行剪辮的宣講教育,還會請專業的理發師剪辮,如果想要特定的發型,只需花一點錢就可以。而南方地區則采用獎勵的方法讓大家剪辮,凡是剪辮者每人都會送一碗大肉面,這一做法引來許多民眾剪辮。對于剪掉辮子,當時人們心情各有不同,有人興高采烈,有人鄭重其事,有人垂頭喪氣,有人哀號連天。大部分人在剪辮子前都會去照相館,背對著一面鏡子留影。從這張拍攝于1912年的照片上可以看到,這位年輕人的臉上沒有熱血青年的激情澎湃,也沒有遺老遺少們誓死不從的哀哀怨怨,只有對辮子的淡淡眷戀。

西式婚禮風潮

20世紀30年代的西式婚禮

????從剪辮子開始,革命思想與西方文化還是對當時人們的生活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并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明顯。比如,民國的婚禮形式就發生了很多變化。

????張愛玲有一短篇小說名為《鴻鸞禧》,詳細講述了民國時期一個新式家庭籌備婚禮的故事。她在小說中這樣寫道:“樂隊奏起結婚進行曲,新郎新娘男女儐相的輝煌的行列徐徐進來了。在那一剎那的屏息的期待中有一種善意的,詩意的感覺;粉紅的,淡黃的女儐相像破曉的云,黑色禮服的男子們像云霞里慢慢飛著的燕的黑影……”筆者每讀至此,總要想象文中所謂“破曉的云”,直到偶爾看到這樣一張民國婚禮的老照片,想象才終于獲得了真實感受。照片中新娘穿著淡雅精致的中式旗袍,新郎則一身黑色西裝。從新娘那長及地面的白色婚紗花冠,可以知道主人公應是20世紀30年代的新人。婚紗花冠在民國初年就已經傳入中國,但是并不流行。直至宋美齡身著白色長裙、頭戴婚紗花冠的新婚照公布,引來無數女子艷羨,才讓婚紗大規模流行起來。

????民國初期,傳統的舊式婚禮仍占上風,西式結婚儀式僅具雛形,各地行禮自為風氣,或仍沿前清舊習,或濫用繁文縟節、新舊龐雜,甚至有人題打油詩來諷刺當時西式婚禮的不倫不類:“某市結婚不論譜,大個喇叭小個鼓。半新半舊分不清,好像北京耍老鼠。”直到1928年,南京國民政府禮制服章審訂委員會及大學院院長蔡元培、內政部部長薛篤弼主持修訂《婚禮草案》,婚禮形制才慢慢規范起來。新的婚禮草案以舊式婚禮程序為基礎,吸取新式婚禮的程序,既是對舊式婚禮的一種改良,也是對新式婚禮的一種變通。1935年,為響應“新生活運動”,徹底變革傳統婚嫁儀式,以上海、南京等地帶頭,開始了以簡單、經濟、莊嚴為宗旨的“集團結婚”。與傳統的家庭婚禮相比,集團結婚更具社會色彩。婚禮上,政府部門的代表承擔了家長的部分職責,當然雙方家長和介紹人也都出席,以示家庭對婚禮的重視和支持。

校服風潮

20世紀30年代,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的女學生正在教室里跟隨老師學習生物。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

20世紀30年代,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的女學生正在自習室里寫作業。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

????民國時期,中西文化交融結合,所誕生的校服成為時代的一大經典,其中以女裝校服最引人注目。當時,校服作為現代教育理念的一部分傳入中國。不僅中學有校服,就連一些大學也有校服。如,北平的培華女中、上海的中西女中以及南京的金陵女子大學(1930年更名為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等。這些率先穿著“文明新裝”的女生們,為社會帶來一股新氣息。

????文明新裝融合了西洋服飾元素和中國傳統服飾特點。文明新裝形制為腰身窄小的大襟襖,擺長不過臀,袖短露肘或露腕,并呈喇叭狀,袖口一般為七寸,稱之為“倒大袖”,衣服的下擺多為圓弧形,并在領、袖、襟等處綴有花邊。文明新裝的裙子也比較短,但不曾縮短到膝上(在這以前的裙子下垂及足)。文明新裝的衣料顏色以素雅為主,這就形成了20世紀20年代,女校校服的基本格調。1924年,清純的女學生裝束成為時尚。在張恨水的《啼笑因緣》中,就有一段關于女子穿學生裝的描寫:“看她身上,今天換了一件藍竹布褂,束著黑布短裙,下面露出兩條白襪子的圓腿來,頭上也改綰了雙圓髻。”

????在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保存的一組拍攝于20世紀30年代的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照片中,可以看到當時的女學生仍穿著以素雅為主的文明新裝、梳著千篇一律的學生頭在圖書館里溫習功課、在教室里跟隨老師學習生物、在自習室里認真地寫著作業。金陵女子文理學院圖書館內的擺設與現代圖書館已大致相同;書架上的各種中英文期刊豐富而全面。金陵女子文理學院學生的文化修養、藝術修養都很高,能歌善舞,若不是日軍的入侵與屠殺,這些安然讀書、看報的女孩們恐怕是另一種命運。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11月8日 總第3447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二八杠群规定 来来安徽麻将 捕鸟达人小游戏 ag捕鱼外挂 淘宝快3网址 三分彩 股票交易佣金 双色球胆拖投注表价格 足球即时指数什么意思 后一6码倍投方案表格 北京pk赛车投注方案 安徽快三 11选5任选8四组必中 pk106码滚雪球图片 广东26选5 闲来陕西麻将吧 七星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