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群规定
檔案文化 > 人物縱橫

民國“醒獅幣”背后的尹昌衡西征

作者:王 稹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11-11 星期一

1912年,四川都督府下令鑄造的“醒獅幣”。

??? 1912年4月,成都造幣廠奉四川都督府令,廢棄龍形圖案模具,改鑄多種“漢”字四川銅幣,有5文、10文、20文、50文等不同面值。其中有一款獨具特色且存世不多——這便是在錢幣界頗負盛名的“醒獅幣”。該幣為紅銅質,大小與5文面值的四川銅幣相同;正面中心是兩面交叉的五色旗,上方有“中華民國元年”6個字,左右各有一個小十字星花;背面有一頭精神抖擻的“醒獅”聳立在“地球”上,“地球”由幾朵祥云托起,寓意強盛的中國要卓立于世界上,不再是任人宰割的“東亞病夫”。那么,獅子為什么能成為中國貨幣上的圖案,“醒獅幣”背后又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獅”取代“龍”寓意覺醒

????獅子并非最早出現在中國鑄幣上的動物形象,此前清朝曾使用過象征帝制和皇權的龍形圖案。1902年(光緒二十八年),經清廷允準,四川在省城成都開設銅元局,從美、日進口造幣機,次年開始鑄造“光緒元寶”銅幣,1906年(光緒三十二年)改鑄“大清銅幣”,背面有坐龍、水龍、蟠龍等象征帝制的龍形圖案。四川銅幣發行后,緩解了因制錢不足引發的民生問題,深受民間歡迎。

????但是,在國運衰頹的晚清,作為帝制圖騰的龍,不僅被外國人當作可以戲弄的可憐蟲,也被革新人士視作腐朽朝廷和落后制度的象征,而受到冷落。甲午戰爭之后,新興知識分子萌生了強烈的啟蒙意識。梁啟超寫作《動物談》時,引用曾紀澤《中國先睡后醒論》一文中將中國比作睡獅之喻。當時,梁啟超正流亡日本,因而“睡獅論”最早應是流行于留日學生當中。獅子的形象逐漸被賦予喚醒國民、振奮民族精神的象征意義,反復出現于各種新興的報章雜志,尤其是具有革命傾向的留學生雜志上。

????革命志士鄒容和陳天華在其宣言式著作中,均使用“睡獅”或“醒獅”比喻亟待崛起的中華民族。鄒容在《革命軍》中將中國比作睡獅:“天清地白,霹靂一聲,驚數千年之睡獅而起舞,是在革命,是在獨立!”陳天華在《獅子吼》中寫自己夢見被一群虎狼追趕,乃長號一聲,山中有一只沉睡多年的大獅,“被我這一號,遂號醒來了,翻身起來,大吼一聲。那些虎狼,不要命的走了。山風忽起,那大獅追風逐電似的,追那些虎狼去了”。此外,作者在書中還寫到自己夢見“光復”后的中國國旗,“黃緞為地,中繡一只大獅,足有二丈長,一丈六尺寬”。

????經過改良派和革命派人士的頻繁使用、廣泛宣傳,“睡獅”或“醒獅”很快成為一個流行的政治符號,只要說到疲弱的、蒙昧的或有潛力的、崛起的中國,幾乎都使用“睡獅”或“醒獅”來指代。1912年中華民國建立,象征“共和”中國崛起的“醒獅”替代象征帝制的龍出現在新的四川銅幣上也就不難理解了。

西征凱歌戛然而止

尹昌衡

????四川都督府在新幣上選用獅子的形象,除了取其“中國覺醒”的含義外,據說也是為了順應川邊康區的用錢習慣(因川邊藏民所用銅幣正面均有一象征勇敢的獅子形象)。而“醒獅幣”的這一使命,則與辛亥革命后一場維護祖國統一的戰爭——尹昌衡西征平叛有關。

????尹昌衡(1884—1953),四川彭縣(今彭州市)人,早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四川武備學堂,畢業后留學日本,1907年12月入讀日本陸軍士官學校中國留日士官生第6期,同學中李烈鈞、閻錫山、程潛、孫傳芳、劉存厚等后來都成為民國軍政要人,叱咤一時。1911年辛亥革命后,四川積極響應,大漢四川軍政府在成都成立,由蒲殿俊出任都督,尹昌衡任軍政部部長。12月8日,因軍餉發放問題引發了兵變騷亂,軍政府正、副都督在混亂中逃走,尹昌衡挺身而出率兵進城平叛,被成都各界公推為大漢四川軍政府都督。1912年,成都、重慶兩地軍政府合并,年僅28歲的尹昌衡又出任新成立的四川都督府都督。

????武昌起義后,國內政局動蕩,一直覬覦我國西藏的英國,認為這是使西藏脫離中國成為“保衛英屬印度安全戰略緩沖區”的最佳時機,于是唆使西藏地方政府發動驅逐在藏川軍的事變。同時,因四川總督趙爾豐調川滇邊軍鎮壓保路運動,使得川邊駐防空虛,少數不服改土歸流的土司趁機叛亂。繼而,叛軍向東進軍,“先后攻占了鄉城、定鄉,阻隔了川藏交通;又攻陷了江卡、乍丫、稻城、三壩、南敦等處,理塘、河口、鹽井也相繼失守,巴塘、昌都被圍數重,川邊全境未被攻克者,僅八縣而已”。

????聞警之后,尹昌衡多次電陳北洋政府,指出“藏亡則邊地不守,邊失則全國皆亡”,懇請迅速發兵平叛。云南都督蔡鍔、重慶鎮守使熊克武也先后致電北洋政府,請準發兵救藏。6月14日,北洋政府批復了尹昌衡西征的請求,命令他率川軍入川邊平亂,令蔡鍔派滇軍增援。

????西征前夕,尹昌衡在多個公開場合慷慨陳詞,“欲保四川,必先保西藏,西藏不定,不惟于四川有礙,即于中華民國亦有大不利者”;出征之目的在穩邊疆而雪國恥,“此即昌衡竭忠盡瘁之秋也”。6月16日,成都各界群眾在武侯祠舉行了歡送出征儀式,據報道:“四面飛花掛紅,父老子弟皆揚旗鼓歡呼,聚數萬眾,無不踴躍,雖女子亦聯袂歌出征曲……真一時之盛事也。”

????7月10日,尹昌衡率西征軍主力2500人,自成都出發,29日抵達打箭爐(今四川康定)。8月,西征軍在收復雅江后兵分兩路:南路由朱森林率領3個營兵力進趨理塘;北路由劉瑞麟率領1個營兵力直趨昌都;北路避實就虛,南路重兵出擊。西征軍一路所向披靡,“昌都保全,巴塘困解,理塘克服,貢覺收復,三巖繼定”,“川邊全境,指日肅清”。對此,袁世凱在致電黎元洪時,贊揚尹昌衡平叛“極為得手”。

1913年6月17日尹昌衡辭職通電(部分)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

????9月,尹昌衡在昌都集結大軍,趁叛軍“潰歸之便”,“西進千里,據江達”,厲兵秣馬,做好隨時向拉薩深入的準備。而滇軍也進駐察隅等地,準備“一出江達而北,一渡楚褚河而西,不惟形勢便利,而近可以置叛番于死命,遠可以戢強英之野心”。英國得知川、滇軍將大舉挺進前藏,便采取強硬手段向袁世凱政府施壓,迫其休兵。急于獲得善后大借款的袁世凱政府,一連9次電告尹昌衡“英人干涉”,飭其“萬勿越境深入,致啟外釁”,并作出停止進軍西藏的命令,撤銷西征軍。9月底,尹昌衡被袁世凱解除四川都督之職,改任為川邊鎮撫使,受其舊屬、新任四川都督胡景伊節制。

????1913年,尹昌衡被袁世凱調入京中,隨后以“虧空公款”等罪,處以9年徒刑。袁世凱死后,尹昌衡被特赦出獄,此后即脫離政界。尹昌衡27歲逢辛亥革命乘勢崛起,不到30歲即結束政治生命,論者無不為之惋惜。

????盡管轟轟烈烈的西征最終因英帝國主義的阻撓而以失敗告終,未能實現尹昌衡的宏圖大志,卻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西藏地方分裂”,為川邊通過和平談判的方式解決矛盾起到重要作用,尹昌衡功不可沒。

????從1912年4月廢棄龍模開鑄“漢”字四川銅幣,到9月底平定川邊康區叛亂,尹昌衡主政期內,成都造幣廠只鑄造了約56萬枚5文銅幣,其中行用川邊的“醒獅幣”數量較少,留到今天品相極好的就更為稀少了。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11月8日 總第3447期 第二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二八杠群规定 下载福州麻将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ios软件编程 快速时时计划 安徽快三 成都22人合买大乐透中大奖 彩票直通车 网球比分规则 祝你大姐生日快乐赚钱 亿客隆彩票首页 江西快3开奖l结果 棒球比分大于7-50什么意思 福建36选7走势图彩宝网 福建时时彩 北京飞艇人工计划2期 捕鸟达人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