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群规定
檔案文化 > 人物縱橫

風吹云舞紙鳶飛 傳承技藝逐云空

——訪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風箏制作技藝(北京風箏哈制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哈亦琦

作者:本報記者 馬 萱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11-04 星期一

??? 京城民間有云:“南城的大沙燕,北城的黑鍋底。”這“大沙燕”和“黑鍋底”指的就是京派風箏代表“哈”“金”兩家,其中哈氏風箏正是以大型瘦沙燕聞名于世。自清末至今,哈氏風箏一直都是北京風箏的重要流派之一。從第一代創始人哈國梁在琉璃廠開始制作、售賣風箏算起,哈氏風箏歷經第二代傳人哈長英、第三代傳人哈魁明、第四代傳人哈亦琦,已有170多年的歷史。風箏起源于春秋時期,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是中國傳統手工藝的代表,也是現在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近日,記者來到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風箏制作技藝(北京風箏哈制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哈亦琦家中,聆聽他講述哈氏家族傳承這精美紙鳶背后酸甜苦辣的故事。

把中國風箏帶向世界

哈氏風箏代表作五龍瘦沙燕

????哈氏風箏自清末開始就以傳統的家族作坊手工業生產模式為主,以家庭為單位進行生產。哈亦琦對記者說:“孫殿起撰寫的《琉璃廠小志》中就記載了我家‘哈記’風箏店的位置,‘在琉璃廠中間路北仁威觀’(今西琉璃廠東路口北)。那時還有句老話‘進北京逛廠甸,玻璃琉璃大沙燕’,這個‘大沙燕’指的就是我家的瘦沙燕風箏(大沙燕風箏分為瘦沙燕和肥沙燕)。哈氏風箏的創立者是我的曾祖父哈國梁。最初,為了維持生計,曾祖父在琉璃廠靠擺攤賣紙燈籠為生。其實,制作紙燈籠的工藝與制作風箏的工藝很相似。比如,劈竹、烤竹、扎燈籠的技法等。我聽姑姑哈晶漪說過,因為曾祖父喜歡玩風箏,就嘗試先躉一點便宜的粗貨風箏來賣。后來看風箏比燈籠賣得好,他就開始琢磨著自己扎風箏。曾祖父做風箏沒有拜過師,所有的經驗都是自己摸索出來的。他經常拿著根木尺,見到誰手中的風箏好看,就借過來量量大小,再把圖案記下,回家后自己鉆研。那時候,北京時興放大風箏,風箏越大,價錢越高,所以曾祖父做的都是大風箏。這也許就是我家以大沙燕為特色的一個原因吧!”

????當記者問哈氏風箏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形成自己的風格時,哈亦琦說:“這得從我爺爺哈長英算起。他把曾祖父傳授的風箏技藝發展為多樣化、規格化、程式化,并把哈氏各類型風箏規定了標準尺寸,每一種造型的風箏都有不同的規格,每一種規格的風箏都有一個標準的畫稿,每一種風箏都按嚴格的程序來制作,到放飛的時候就能看出來飛得好與不好。”哈長英在認真鉆研制作風箏的基本技法、熟練掌握手藝的同時開始創新。為了迎合當時放飛大風箏的時尚,他開創性地研制出“膀條前翹、后心貼地”的沙燕新型結構;為了增加大型風箏的抗風能力,他還開創了增加“背條”的新技法。

1972年,哈魁明繪制的蟬拍子畫譜。

????“每逢春天,爺爺就會帶著我的伯伯和父親去花市購買制作風箏的材料。到了夏天,他們把竹片進行烘烤。秋天時,基本準備就緒,就專門扎骨架,一直忙碌到年底。這樣在來年的正月,各式各樣的風箏就可以上市了,最快的時候半個月就會賣光。”哈亦琦拿起放在茶幾上的一個小型風箏骨架說,“制作風箏需要這么長時間,是因為哈氏風箏制作骨架選用的是南方的毛竹。砍伐后的毛竹擱置的時間、烘烤技藝等很重要,這主要是為了風箏骨架做完后不變形,不影響放飛的質量。”

????哈亦琦說:“由于爺爺對制作風箏的材料和工藝非常講究,使許多人慕名而來,并且我家風箏還意外地走出了國門。在美國舊金山自然博物館里,至今還存有一位名叫羅福的美國教授于1903年從我家購買的‘雙魚’‘鐘馗’‘蓮花葫蘆’‘香爐’4件硬拍子風箏。在1915年美國舊金山舉辦的首屆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爺爺制作的‘蝴蝶’‘蜻蜓’‘仙鶴’‘鳳凰’4件軟翅風箏還獲得了銀獎。自此,哈氏風箏名聲大振。我家被當時的北京風箏愛好者稱為‘風箏哈’。”

????民國時期,北京人放風箏的習俗是看誰放得高、放得遠,風箏以大為佳。“哈記”做出一丈二尺的大沙燕每件可以賣到十幾塊大洋,是當時價格昂貴的風箏。哈亦琦說:“父親哈魁明曾對我講,京劇名伶梅蘭芳、金少山都在我家定做大風箏。尤其是梅蘭芳,從我爺爺在琉璃廠賣風箏時就經常光顧。每次訂貨,他會提出要求,對于風箏的骨架結構和裝飾紋樣都有他個人的想法。父親與伯父們就會按照他的要求反復琢磨,最終做出讓梅蘭芳滿意的風箏。梅蘭芳和金少山的風箏制作好后,他們還會進行一場比賽,并請我的二伯父哈魁壽當‘掌頭線’(負責把風箏放起來的人),比賽的內容有誰的風箏放得高、風箏的大小、風箏的造型是否新奇等。”

后人留下寶貴遺產

1981年6月3日,哈亦琦(中)與父親哈魁明(左三)、三伯父哈魁亮(左一)在家中的合影。

????哈亦琦對記者說:“我父親哈魁明小時候就喜歡看大人們做風箏,并幫著做一些簡單的操作,如勾勾畫畫、上個顏色等。再大些他便開始全面學習風箏的制作工藝。”

????隨著哈長英年紀越來越大,他開始在家族中物色能擔起家業的人來。哈亦琦說:“1935年農歷正月的一天,爺爺哈長英與伯父、父親在工作案前邊操作、邊閑談。爺爺突然說,‘你們幾個誰要是能夠把鐘馗嫁妹風箏做出來,那手藝就學得差不多了’。鐘馗嫁妹風箏整體算是比較難制作的。自爺爺說完當天,父親就開始動手制作,經過3個晝夜連續工作,終于把這個風箏做好了。后來,父親才知道這是爺爺對他們的一個考核。”自此,年近古稀的哈長英就把扎制風箏的重任交給了哈魁明。

????哈魁明是哈氏風箏第三代當中技藝最全面的,他在幾十年的不斷探索中,慢慢地使哈氏風箏形成了一個相對完整的技藝體系。哈魁明總結出了哈氏硬翅類沙燕風箏畫面上“局部打破”“整體打破”的構圖風格。到了晚年,他在哈氏風箏的“扎”“糊”“繪”“放”四門技藝的基礎上又提出了“風”“線”知識運用的重要性。除此之外,他還開創性地提出依據風箏的骨架結構和其所適應的風力級別范圍,將風箏分為8大類,即硬翅類、軟翅類、硬拍子類、軟拍子類、軟片類、傘翼類、串類、立體類。

????“在20世紀70年代初,我父親哈魁明就開始著手進行哈氏風箏的技藝總結和傳帶工作。”哈亦琦說,“父親存有多本關于風箏技藝的相關資料,還繪制了近百種哈氏風箏一比一規格的畫稿。他擔心哈氏風箏后繼無人,便撰寫了一本名為《箏踐》的筆記。這本筆記對哈氏風箏的傳承起了很大作用。”在這本寫于20世紀70年代的筆記里,哈魁明非常超前的提及了民間藝術的傳承問題:“近二十幾年,隨著兄長逝世和自己年齡的增長,在我的頭腦里,年復一年的急切考慮到,我的手工藝是否后繼有人?用什么辦法才能不使這一民間藝術失傳……1966年,我家幾代人所積累的樣品底稿、歷史記載全部付之一炬,對我的挫折更加嚴重。我沉默了幾年,在思索、考慮,不把我的手藝傳下去我是不甘心的。……于是在十幾年的時間當中,我除了八小時上班,其余的時間全部投入到這件事情中來。有時候上班時間快到了,由于忘了時間拿起幾個干饅頭邊走邊吃,晚上不到深夜不休息,就這樣十幾年如一日地搞。我把寫的材料命名為《箏踐》,通過實踐的記錄,為今后風箏愛好者們制作風箏提供參考。”

傳承之路任重而道遠

哈亦琦近照 馬萱 攝

????在哈亦琦的記憶中,第一次動手做風箏是在10歲那年。他望著自己的工作臺,說:“當時,三伯父哈魁亮正在做沙燕風箏,我在一旁看著,很好奇,就問三伯父,‘我能不能做風箏?’三伯父說,‘可以呀,咱們一起做雙搭旗(哈氏風箏中的一種軟翅風箏)吧’。只見三伯父用刀熟練地劈出幾根竹條,沒一會兒風箏的骨架就扎好了。接著,他在兩張高麗紙上畫了5個紅桃、5個方片的圖形。畫好后,我就開始填色。三伯父還教我怎么把畫好的紙糊在骨架上。經過1個多小時的制作,這只雙搭旗風箏就做好了。當時,我高興極了,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參與做風箏。”

????1971年,哈亦琦從北京四中畢業,進入首鋼工作,當了一名工人,后調入工會負責宣傳工作。1973年起,他開始學習油畫。“我學油畫時,父親很著急,覺得哈氏風箏要沒有人繼承了。他總是問我,‘你怎么不學做風箏呢?’那會兒我覺得繪畫比做風箏高雅,但后來一次偶然的機會讓我改變了想法。”哈亦琦接著說,“1977年,一位同事要移民,讓我給他做個風箏留念。那是我第一次獨立做沙燕風箏,為了方便攜帶,就做了兩個小的。因為以前經常看父親制作,所以很多制作風箏的方法和技巧都早已印入我的腦海。如削竹子的方法、暈染畫面的技巧等。第一次做風箏就成功了,給我很大鼓舞,也讓我開始改變對風箏的認識。從那年起,我正式跟著父親學做風箏。”

1972年,哈魁明繪制的鲇魚畫譜。

????1983年5月,哈亦琦應邀到美國參加為期一個多月的“中國風箏展覽”。他激動地對記者說:“那年我29歲,這是我第一次出國。在美國期間,我制作了一件8尺的瘦沙燕大風箏。制作完風箏的第二天,就舉行了國際風箏表演比賽大會。比賽當天有六七級風。在這樣大的風中是很難放飛的,而且對風箏也會造成一定損傷。我穩住心,腦海里閃出父親教我的技藝,在現場把風箏加上了‘背條’,除此之外,對提線的角度也進行了相應的調整。比賽時,我找了一位當地風箏協會的工作人員扶住風箏。風來的時候,我一聲令下,手一掀、一抖拉線,大風箏就像一只展翅的大鵬鳥徐徐飛了起來。15分鐘后,風箏安全著陸。觀眾們掌聲四起,有的人還跑過來向我祝賀。當評委宣布‘把國際風箏大會的特別獎頒發給哈亦琦先生’時,我備感意外和激動,心想,哈氏風箏的技藝得到大家的認可,這是中國民間技藝人的驕傲!”

????隨后,哈亦琦出國辦展覽及藝術交流越來越多,也讓他大開眼界。“慢慢地我開始嘗試創新,前前后后共設計制作過30多種小型創新立體結構的風箏。”哈亦琦說:“當父親看到這些風箏時,很生氣,3天沒有跟我說話。他覺得這種做法違背了哈氏風箏的風格和傳統。我明白父親的用心,但是我覺得創新是最好的傳承。其實,哈氏風箏170多年的發展過程,也是不斷創新的過程。正是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創新,才形成了現在哈氏風箏的技藝體系。”

20世紀70年代初,哈魁明撰寫的《箏踐》筆記。 馬萱 攝

????2005年,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加強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明確了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方針和政策。哈亦琦說:“當時,國家文件一出臺,文化部、中國藝術研究院和北京‘非遺’辦公室就幫助我做了一系列的工作。”2008年,哈氏風箏技藝被評定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2012年12月,哈亦琦被評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作為哈氏風箏的第四代傳人,我對于新時代‘傳承’的意義有不同的認識。以前的傳承是為了養家糊口,以經濟利益為主要目的,帶幾個徒弟讓他們學好技藝就可以了,但現在對傳承人的傳承方法、方式、宗旨要求越來越高。除了技藝的傳承外,還有文化內涵和民族精神的傳承。”哈亦琦對記者感嘆道:“我現在還清楚地記得父親病重時非常感慨地對我說,‘該教的都教給你了,以后的路該你自己走了’。流露出他對民間技藝文化的眷戀及對我和哈氏風箏傳承的期盼。父親病逝后,我肩上的擔子更重了。從2001年開始,我在業余時間進行繪制哈氏風箏畫譜的工作。現在,除了帶侄子學藝外,也開始收外姓徒弟。他們都是利用業余時間來學習制作風箏的技藝。”

????在采訪的最后,哈亦琦說:“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正式提出已經有很多年了,但如何更好地保護、傳承?這一問題有待進一步研究、探討。”他認為,作為一名傳承人,應在有生之年把精力、時間甚至財力放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上,做一點兒實實在在的具體工作。保護和傳承不應只是政府的課題、專家學者的呼吁,傳承人本身的認識尤為重要。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11月1日 總第3444期 第二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二八杠群规定 nba比分188 百家欧盘足球即时赔率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直 湖南麻将怎么算钱 道琼斯即时指数 哪里有足彩比分推荐 中国股票配资网 赛车快速 全民杭州麻将 明星三缺一麻将单机手机版 期货配资是什么意思 007大赢家即时比分网 1分彩计划 长春麻将 澳讯球探比分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